【晗熏】一个大写的占tag

我剧和小说都没看,就随手。



谢晗远远看着远处走来的人。李熏然面部僵硬了无生气,眼底却悄然漫着恨意。

仇恨像浓雾一样覆着他深黑的瞳仁。

很好。 谢晗不掩饰地勾勾嘴角。

这个笃信正义的人,被自己步步带进淤泥,如今及以后,他将长久地属于这里。这是他亲手驯养的怪物,是他最骄傲的作品。他喜欢这种感觉。

那个人走近,谢晗有些兴奋地闻着空气中浓郁起来的血腥气。他今天又得手了。

他让李熏然变成了曾经的李熏然最痛恨的,谢晗的同类。就算有一天他谢晗死了,李熏然清醒过来,也只会发现自己双手沾满血污,整个世界都恨他入骨。谢晗不信在那样的情境下他仍能重生为人。

他只能永恒地在这个曾和自己并肩过的地狱中当一只怪物。这个想法带来的快感让谢晗细微地战栗。

李熏然快步走近,在谢晗发觉他神色有些异常的瞬间,举手将枪口瞄准了自己的左胸。

谢晗的笑僵在脸上。李熏然直挺挺地倒下去。

这不应该,他不允许。

狂躁与暴怒冲上头顶,谢晗发觉自己正在剧烈的发抖。过于强烈的情感波动也是不被允许的,他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空气中的血腥味已是铺天盖地,李熏然的血的味道,随着这一深深的呼吸,呼啸着钻进他的血管。

谢晗走过去看地上的人。

李熏然很好看。被自己折磨得形销骨立时如是,躺在血泊中仍然如是。谢晗有时发觉甚至有些爱他,如同纳喀索斯爱水里的倒影。

李熏然就是他的倒影。他一直这样以为,他们俩只有彼此,只能互相依存,互相寻求暗夜中的暖意。

然而这个人却挣脱了,真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李熏然的眼睛没有闭上,谢晗发出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俯下身去。

手掌碰到李熏然的皮肤时,他感觉李熏然的睫毛在掌心里微微颤动了一下。

枪口抵上了他的心脏。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