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 Fiction

#伪现实向一发完。
#向正主借梗的废人。
#有个人意见借角色输出,如有冒犯抱歉,其他不奉陪。




见面会上有个小粉丝问李赫宰有没有看过圈内一位知名大大写的文。李赫宰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圈,小粉丝已经被身边的几个姐姐拖走了。

打造CP设定是偶像的事,因喜爱CP而应援是粉丝的事,然而应援与应援不一样。在演唱会上起哄、举两人的爱心灯牌、在社交媒体上刷“在一起”——这些是可以让哥哥们知道的。而那些或温柔缱绻或情意绵绵或凄婉哀绝或速度是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的fanfic——对他们的“爱情”细致入微的想象应该是饭们专属的,与哥哥们有关却不与哥哥们分享的秘密。偶像与饭们对于这界限的微妙把握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小粉丝还不懂事,李赫宰看着她仿佛被挟持远去的背影笑着摇头,转身亲切地握住了另一位饭的手。匆忙得如同打仗的一天结束后,李赫宰放任自己摔进床垫,打算放空自己睡个好觉。哎?她的那句“大大把你和东海哥哥都写得很好喔”怎么还在心尖上绕来绕去的。

正主李赫宰这次居然对于粉丝推荐的fanfic作品有点动心。



金钟云那位哥偶尔会从不知道哪里找来设定很奇妙的fanfic发到成员们的群里,配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曹圭贤会出现,言语客气地骂他哥请他哥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

李赫宰和李东海营业CP已经很久了,饭们写的文章里常常把他俩凑成一对,这当然是很自然的事,总不能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李赫宰觉得自己是个明白人,但他对fanfic兴趣实在不大。有一次他闲来无事随手点开了金钟云发来的链接,那篇文章里李东海是在云朵上滑了一跤掉进人间的天使,纯洁无暇不谙世事,好奇天真又笨拙,在陌生的人间里手足无措的时候遇上了普通人李赫宰,摔倒了要李赫宰呼呼不然起不来,恨不能一天九十六个小时挂在李赫宰脖子上。

李赫宰不满意自己的设定简单到普通人三个字就讲完了。呀李东海是长得有多好看才有这么多形容词的啊!李赫宰摸着自己的脸愤愤不平。

这也还不是主要原因。

文字间那些暗流涌动的触碰与拥抱没有让李赫宰尴尬。他和李东海是敬业的CP,为了鼓舞饭们的热情,这些事多多少少都做过。让他出戏的是,他知道李东海和作者写的李东海不一样。

李东海招人疼,哥哥们偏心向他偏得过分,弟弟们遇到需要站边的时候也从不犹豫。但李东海没有别人宠爱也能活下去,他不需要永远有人在他身后。如果他摔倒了,他能自己拍拍土爬起来,还能对别人笑呢。有些事情他心里一清二楚,只是没有表现或是不屑表现,人们就总是以为他还没学会。事实上,李东海与他形影不离了这么多年,李赫宰最清楚不过了。他可能曾经还是个懵懂的小少年,可他很好地长大了,他早就是一个独立的、勇敢的、有主见的成年人。李赫宰觉得一个总是傻乎乎哭兮兮的李东海对李东海是不公平的。

李赫宰关掉了页面,怀着暗暗的愤懑闷坐了许久,直到天色暗下来眼前的家具逐渐被笼入黑暗才反应过来。他只是坐在自己房间独自拿着手机看了一篇fanfic而已呀,这种时候居然还想着维护李东海,他一定是营业得太敬业了。

不过李赫宰从此也再没有看过fanfic。
 


李赫宰有时候也说不好自己是不是个明白人。就像他没办法说服自己那个链接是随手点开的,也无法用“敬业”解释自己的所有行为。

作为有事业心的偶像和营业CP,他当然不会拒绝粉丝们的想象或起哄。但作为李赫宰,他拿捏不准自己的情绪。

是出于职业素养有意默许迎合呢?还是他也渴望从中获得在现实中求而不得的东西?他在娱乐工业里浸染多年,自以为已经对种种把戏了如指掌。唯独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幻想制造中,他无法划清兜售者与沉迷者身份之间的界限。

恍惚间他回头去看舞台另一侧的李东海,李东海也正看向他这边。底下的尖叫更大声了,于是这个人干脆小跑过来勾着他的脖子抱他,似乎是想试探这座城市的药店有没有足够的润喉糖库存。

他实在招人疼,他的头发稍稍蹭过李赫宰的下颌时,李赫宰心里冒出这样的念头。这个人的臂膀和后背全部在他的眼皮下,汗津津地,像它们的主人一样坦坦荡荡。李东海是比他更专业的CP营业者,李东海不像他一样心存杂念。

李赫宰拥着他,在几万人的注视下勾起恰到好处的嘴角。李东海靠得越近,李赫宰越得把自己纷乱如麻的情绪小心妥帖地收起来。他意识到那些在他胸腔内野蛮生长覆盖了整个心脏的情思可能永远没有光明正大地向李东海告解的机会了,即使这个人现在就在他的怀里。

这一刻李赫宰觉得自己的思绪很乱,就像被一只猫软软的脚掌踩乱的毛线团,想要收拾都无从入手。但他也无法对那只作乱的猫出言训斥,毕竟他只是做了他们被告知需要做的事情。

对于敬业偶像李赫宰来说,这是极其罕见但也确实会出现的情况。他不记得是如何结束了那个舞台,如何与饭们告了别,如何卸了妆,如何回到了家中。

他只记得他缩在沙发上,脑内难以自控地来回放映他和李东海一起拍写真一起讨论编曲一起在餐桌边压低了帽檐假装无视身后各种偷拍的闪光灯的历历画面。放映的最后是李东海从帽檐下抬起眼睛,探身从桌对面凑到他耳后,摆出亲昵的姿态说“今天也有好好营业喔”。周围激动的记者们已经不是在偷拍了,他们几乎快冲上来把大炮怼在以令人浮想联翩的交颈姿态缠绕在一起的两人脸上。

如果没有CP营业,他可能根本不会落到今天的尴尬境地;但如果没有CP营业,他可能根本没有理由离李东海那么近。李赫宰无法断言那些没有在这个时空发生的如果。

他在一种沮丧无言与暗自欢喜并行的奇特情绪中强行关掉了脑内放映,这些情绪他对任何人都难以启齿。犹豫了很久,他掏出手机,手指滑过金钟云发在群里的二十七个哈字。

就让他放纵一下吧。忘掉营业,忘掉那些真假难辨的悸动,去窥探一下平行宇宙里的李赫宰和李东海如何简单地相爱。

李赫宰点开了那个写着【李赫宰×李东海】的链接。他没想到里面的李东海根本不像李东海,没想到在fanfic幻想里自己都不能和李东海好好谈一场恋爱。

李赫宰觉得自己没有很喜欢fanfic。



李赫宰陷在床垫里翻滚了一圈。忙碌了一整天以后他的脑袋混沌得像浆糊,但小粉丝提到的那个大大的名字不断从记忆中神清气爽地跳出来。他决定再给fanfic一次机会,没准上次只是自己遇文不淑。

小粉丝的推荐靠谱,这位圈内大大没有让李赫宰失望。虽然文字都只是零碎的小片段,作者似乎也无意铺垫前因后果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但文中的李赫宰和李东海的人物塑造都很饱满,是拥有复杂人格多种情绪的独立个体。他们因为互相了解而亲近,因为互相需要而相爱,因为互相尊重而爱惜自己——是李赫宰会幻想和李东海共同拥有的那种很好的爱情。

而且作者大大好像还更喜欢自己多一点点耶。李赫宰露出快乐的牙龈。

李赫宰和李东海在上台前吵了一架。李东海差点就抡了椅子,没想到李赫宰不接茬,他冷着一张脸出了更衣室,扔下一句话让李东海自己想想清楚。李东海有些理亏又委屈,没忍住在台上直接红了眼框,李赫宰居然真的一个安慰的手势也没有,全程背对他,还把来劝架的哥哥们都挡开了。下了台李东海生生憋回眼泪,哽着嗓子一条一条慢慢讲哪里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哪里是两人可以多沟通一起改进的,哪里是希望李赫宰能多包容的。李赫宰托腮盯着他,不时发出一点鼻音作为回应,李东海讲完以后他沉默了好久,最后走过来俯身俯得极低。他在亲李东海的指尖。李东海积攒的委屈终于突然释放,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就把椅子抡了。

李赫宰想象了一下自己吵架后冷酷又温柔的样子,感觉李东海很难不喜欢自己。

明明是难得的假期,李东海非要说看李赫宰看久了腻,自己一个人背着相机背包就溜出了门。李赫宰给他发了一条消息让他每天报平安,没收到回复,他估计李东海根本就不打算被联系到,于是干脆放心地任他去,自己每天和朋友们在一块该喝酒喝酒该打球打球。过了两天发现邮箱多出一封邮件,是李东海这个还在用书信传情的小傻子发来的照片与长长的见闻记录。李赫宰回信嘲笑照片和网上找的一模一样,李东海没理他,邮件倒还是每天准时到达。又过了几天的清晨,带着一身赶路味道的李东海推开门趴到床边亲李赫宰。李赫宰醒过来从被子里伸脚踢他,叫他下次不许坐红眼航班。李东海躲过这一脚,不屈不挠地凑上嘴来亲,边亲边说自己玩得很好,看到了挂念很久的风景,遇到的人都很亲切,就是自己太没长性了,在外面玩腻得更快。

李赫宰很想替文里的李赫宰问如果是他和风景在一起会不会让李东海腻得慢些,转念一想又有点妒忌。他也想睁眼就看见李东海趴在床边上亲自己。

角色的性格设定太真实了,他难免有些动情。真的,天知道他有多希望就像文里这样,和李东海经历柴米油盐,波折和喜悦,争吵和成长,厌倦和依恋,拳头(?)和亲吻。

然而现实是——虽然是亲切的朋友与成员,但他和李东海没有在一起,他们只是营业CP。甚至私下里,比起其他队友来,李赫宰对李东海还要有意地更疏离一些,毕竟他一直因为这一关系的模糊定位而困扰。他们不是恋人——除了需要扮演“恋人”角色的时候。李赫宰不能确定自己“扮演”的成分几何。

李赫宰定定神,拉到文章末尾准备给作者点个赞。

他看见作者在文末写:“虽然写赫海文有一段时间了,还是想恳请大家不要上升真人,我的角色和真人是分割的。说出来怕大家伤心,不过我觉得现实的李赫宰和李东海就只是营业CP而已,希望大家不要用情过深。如果冒犯了,我道歉,但以上的话不收回。”

这位作者倒是很理智看得很开嘛。被戳到伤口的用情过深读者代表李赫宰有点恼火又有点好笑。既然都知道真人只是营业而已还更文更得这么开心。

李赫宰觉得他这次没有不喜欢fanfic,他比较不喜欢fanfic的作者。

不过他还是点了赞,停了停,又点了作者的头像旁边的【关注】。



李赫宰觉得自己有些可悲了。

他渐渐习惯了两个分别属于白天与夜晚的撕裂人生。这位作者更得不很勤,每一篇新文发出后李赫宰都会很快看完并点赞。如此这般在每夜的fanfic幻想中排解了思念之后,他便不会在白天与李东海努力营业时流露出丁点不适当的情绪,就能自然而然地摆出亲近的姿态而不逾矩。

李赫宰不明白自己怎么能卑微到拿fanfic当救命稻草。那位作者也一定想不到正主竟每夜怀着悲伤又快乐异常的心情枕着他的文字入睡吧。

事情在糟糕的时候往往还能更糟,比如李赫宰把救命稻草分享到了成员群。

他不知道枕头下面的手机是怎么一不小心把睡前看的文章分享出去的。一早起来他脊背发凉地翻看聊天记录,看见金希澈一条言简意赅的“西吧”,崔始源的生气表情,朴正洙试图对他进行采访的开场白台词。找到同好的金钟云发了五十六个哈,然后金历旭和曹圭贤宣布他们哥因为笑了太久没顾上换气已经嗝屁了,大云哥立刻出场打脸又哈了七十一次。最后神童说宰啊没关系的,哥替你算了一卦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

又翻了一遍记录,李东海确实没说话。

他希澈哥打来第二十个电话的时候李赫宰把手机甩进团成一团的被子里,然而还是能感觉到他哥正不屈不饶地用他的专属手机铃声骂人。过了一会换成特哥接替进行通话轰炸,李赫宰还是没敢接。他能解释什么?他自己还什么都没弄明白。

哪来的心想的事儿啊,李赫宰觉得天旋地转。今天只是一个比以往更加尴尬的营业日,如果非要问他今天有什么愿望的话,他想不去上班,他想在家里躲着。

这当然是不能如愿的。李赫宰在化妆室准时遇上了李东海,对方哼着小曲心情似乎不错。大概是新写的歌吧,蛮好听的,李赫宰在心里夸他,但没有说出口。他不知道怎么编排第一句话才合适。

于是李东海先开口了,他絮絮叨叨地讲最近看的展览,读的小说,拜访的朋友,写歌有了什么新灵感,下张专辑可以尝试什么方向。李赫宰艰难地点头应和,直到李东海突然停下来,好像是没想到聊天推进得这么快,准备好的话题竟一下就用完了。

其实哪有什么聊天,就是李东海讲了一串单口相声。

于是他们在无声的尴尬中转向各自的化妆镜。要是这个画面被记者拍到,明天的娱乐版就会出现营业CP赫海私下不合的实锤,恐怕掉粉在所难免。

李赫宰突然灵光一现。

他先尽量表情自然地就fanfic链接事件向李东海道了个歉,然后云淡风轻地解释道他去看fanfic是想深入用户考察一下他们的CP营业情况,看一下用户满意度高不高,反馈好不好。毕竟写或看fanfic的群体和因为喜欢他们CP而有消费意愿的目标用户群体高度重合,从这个切入口去寻找用户可以说是非常精准定位了。

至于他一不小心分享到群里的文章,虽然本意是没想让李东海尴尬的,但既然已经手滑发了,引起大家的重视也不是坏事。 这位作者明明就是对他们CP有感情的嘛,却不知道为什么要明明白白地指出真人只是营业CP。虽然他们的确是营业CP没错,但圈内KOL过于理智的意见对其他饭的影响力不容小觑,李赫宰表示他认为他们应该和经纪人和公司开一个正式的讨论会,分析一下这段时间的运营策略或公关方面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尽早解决以免CP欢迎度下降拖累大队接下来的活动。

他说得冠冕堂皇滴水不漏,最后拔高到大队利益相关的时候李赫宰差点起身立正给自己鼓掌。Bravo!他在心里欢呼。

李东海像是理解得有些费劲似的,蹙着眉头抿着嘴在化妆镜前呆坐了一会没说话。过了一阵他叫李赫宰,没有转头而是对着镜子里的李赫宰说话。于是李赫宰也不得不与镜子里的李东海对视了。

李东海说:“我们的确是营业CP…吗?”

李赫宰把谎说得很圆:“哎,我们至少应该给粉丝展现出非营业的样子嘛。”

李东海对着镜子点头表示同意。



这心惊胆战的一天总算到了尾声,李赫宰缩在被子里松了口气。然而这样的马脚可一不可再,下次可没有这样完美的借口了。李赫宰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取消对作者大大的关注。

就算对夜晚里那一半有李东海的幻想人生怀着一时半会断不了的念想,但也迟早会过去的。退一步说,也该让李东海退出他工作以外的生活了。李赫宰想,他会有一个真正的恋人,不是营业也不只活在幻想里。他的恋人会把那只猫请出家门,温柔地收拾好眼下李赫宰心口上乱糟糟的毛线团。李赫宰会把所有的爱慕都摆在桌面上大大方方给对方看,他会把李东海抛在脑后。

他最后一次打开作者大大的主页界面。

底下跳出两条私信。李赫宰觉得奇怪,他连系统通知都没收到过,居然有人给他发私信。

他关注了好久的作者大大说:

“你考察营业情况就考察好了,点那么多赞干嘛。”

“那要不我们不营业了吧,我认真的。”




#说好闭关两个月呢(不写了 真不写了
#Lofter的网页排版怎么回事???

评论(18)

热度(257)

  1. evil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写的好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